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

时间:2020-03-31 13:03:04 作者:股票之家
阅读量: 1


文丨快消君

“家乡企业”周黑鸭正在帮助武汉人度过难关,可是,谁来帮助周黑鸭呢?


01、无辜躺枪

非冠疫情的“发展”继续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早在大年初一,周黑鸭就宣布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1000万人民币支援武汉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该项捐款主要用于采购一线医疗机构急需的医疗防护物资、检测设备等。

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

不过,这次疫情带来的影响,不仅是对全国人民的一次考验,也是对全体周黑鸭人的一次考验。

快消君了解到,受疫情影响,总部在武汉的周黑鸭,股价出现了大幅下跌。从年初至今,周黑鸭累计跌幅超过30%。事实上,何止是资本冷面,有网友甚至笑称:“小区楼下的武汉鸭脖和周黑鸭终于承认了,是假的,不是武汉的,是本地的鸭”。

快消君走访发现,这次疫情短期内对周黑鸭的打击确实不小。

首先,主要收入来源的华中市场基本停业。周黑鸭门店数量超过1000家,但从区域覆盖来看,其区域布局并不均衡。作为武汉的上市公司,位于疫情发源地,其50%左右的收入来自于湖北市场,且多为地铁、高铁、机场直营店,受影响的程度可见一斑。

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

其次,主力工厂武汉工厂停工。一业内人士表示,武汉工厂供货的省、市无货可卖,这也导致了即使部分外省门店开门经营,也无货可卖。

再者,全国范围的疫情防控要求以及人们对疫情的恐慌,除了超市的蔬菜、粮食等基本民生需求外,零售业已基本停摆,周黑鸭很多湖北以外的门店也已关门停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春节,封路导致多地养殖场饲料急缺,活禽禁售,也令本就减弱的消费力更加低迷;2月初,新发的湖南禽流感疫情,对周黑鸭而言也是潜在的风险。

不过,快消君认为,外部事件的影响都是有“时效”的,长期来说,原来怎么吃,未来还得怎么吃。17年前的非典,北京、香港、广州是重灾区,但事后,这有妨碍全国人民继续吃北京烤鸭、香港月饼、广州早茶吗?真正关系到一个企业命运的,最终还是这个企业本身是否出了问题。


02、竞争掉队

那么,排除掉疫情因素,周黑鸭近况如何?简单说,并不太好。

财报数据显示,在已上市的中国“三鸭(周黑鸭,绝味,煌上煌)”中,周黑鸭近年来的发展速度已严重落后。

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

如2019年上半年,周黑鸭实现营收16.26亿元,同比上涨1.8%,净利润2.24亿元,同比下滑32.4%。而同期的绝味食品实现营收24.9亿元,同比增长19.42%,净利润3.96亿元,同比增长25.81%;煌上煌实现营收11.69亿元,同比增长13.15%,净利润1.4亿元,同比增长23.15%。

此外,周黑鸭的毛利率更是经历连续三年下滑,2016-2018年,周黑鸭的毛利率分别为62.3%、60.9%、57.5%,到了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更是下滑至55.9%。

2018-2019年,同行很正常的时候周黑鸭遇到了困境。那么,周黑鸭的困境主要来自于哪里呢?

首先,周黑鸭率先探索出交通枢纽店,在发展几年以后,绝味、煌上煌开始进军交通枢纽,也开始出气调包,渗透到这个市场里,和它争抢门店,使得门店的租金大幅上升。同时,开的店多了,客流量必然受到影响,分散了。周黑鸭当年率先探索出来的渠道,在吃了几年的红利后,竞争对手就赶上来了。

此外,周黑鸭在2018年开始面临新型零食品种之间的竞争。比如鲍师傅,虽然不是卤味,但是它仍然有果腹功能。具有果腹功能的零食都是卤制品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的相互替代性很强。只要能解馋,能有一些果腹功能,都是周黑鸭潜在的竞争对手,也是整个卤味的潜在对手。像鲍师傅的崛起、良品铺子的崛起,使得消费者的选择面儿增加了,分散了客流。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卤鸭脖行业的困境,周黑鸭还面临一个严重的个体困境:直营模式的掣肘。

虽然,周黑鸭原先坚持直营模式,在湖北是非常成功的,但扩张到了其他区域市场,像上海、华南,就不是非常成功。原因在于,鸭脖在武汉属于特产,在武汉卖的特别火,单店的销售额也非常高,湖北是一个重度消费区域。而这个模式发展到其他地方,则变成非特产了,只是一个具有果腹功能的零食。

一知情人士表示,到了上海、北京,周黑鸭就变成了一个最基本的日常消费,单店销售额大幅下降,平均单店只有150万-200万的年销售额。而在湖北武汉,在密集开店的情况下,能做到平均单店500万-600万的年销售额,所以差距非常大。北京,上海这些地方,房租更贵,人工工资更高,可单店销售额只有武汉店面的三分之一左右。所以,直营模式在湖北之外的地方就遇到了挑战,销售额不足以负担成本。


03、出师未捷

事实上,周黑鸭也在主动求变,以适应新的形势——只可惜,变革刚启动就遇到了武汉疫情,真是时运不济。

去年底,周黑鸭正式宣布放弃直营模式,商业模式升级为直营+特许经营。与加盟模式有很大区别,特许经营采用城市代理,有较高的门槛,包括初始资金高于500万元、具有优质的物业资源等。消息落地后,周黑鸭的股价也迎来了去年以来最大的涨幅。

一业内人士表示,周黑鸭开放加盟,目前是处在原先自营模式往加盟模式切换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会出现不稳定因素。

不稳定的表现有二:一是加盟商的大量涌进可能会使周黑鸭业绩暴增,而引进加盟商的节奏周黑鸭并没有公布,不容易对其未来的业绩有一个相对准确的预期;二是,曾经有过加盟之殇的周黑鸭,在恢复加盟之后的管理能力未经历史证实,算是且练且战的状态,未来万一出现加盟问题,是否继续保持加盟模式,或出现了加盟问题是否能够度过难关,还要打一个问号。

疫情当前,绝味相比周黑鸭的效益更突出一些。相比周黑鸭大部分氮气包装的产品结构,绝味鸭脖的“地摊式”售卖方式(虽然也在逐步改进)则更容易受到疫情的影响。但同是歇业,加盟店相对自营店,可以转嫁一部分成本给加盟商。

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

从快消君获取的资料中(上图),可以看出直营和加盟两种经营模式的异同之处:相同的地方有生产方式、供货方式、物流模式和产品定价方式;不同地方有权益归属、人员安排和销售模式。

一业内人士表示,直营门店由公司投资,拥有收益权,但得公司聘请人员来管理门店,房租、人工成本均由公司承担,扩张时投入大不说,选址风险也大;而加盟门店则由加盟商投资,加盟商拥有收益权,房租、人工成本这块均由加盟商自己承担,公司则主要负责品牌和产品输出,赚取输出产品和加盟费用等利润,在扩张时可借助加盟商的资金进行无风险杠杆运作,扩张能力更强,选址风险则主要由加盟商承担。即采取直营模式的公司有点类似零售业2C模式,采取加盟模式的公司有点类似制造业2B模式。

从利润、成本角度来看,直营模式公司赚取了整个产业链条上的所有利润,但也承担了整个产业链条上的所有成本,赚得多,负担的多,风险相较也大一些;加盟模式,公司只赚取了产业链条上游制造这部分的利润,但也只承担了上游制造这部分的成本,赚的少,负担的少,风险也小一些。

所以,面对这次席卷而来的新冠疫情,采取加盟模式的绝味鸭脖负责制造这块的人工等相关成本,加盟商则负责门店这块的人工和租赁等相关成本,属于公司和加盟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对公司的货币储备和现金流考验相对会小一些,抗风险能力也相较会强一点;而采取直营模式的周黑鸭得一力承担从制造到门店环节的所有人工和租赁等成本,属于公司利益最大、风险自承,对公司的货币储备和现金流考验也会更大,抗风险能力也相较会弱一些。

一业内人士告诉快消君,看好周黑鸭的新模式,这也是周黑鸭品牌价值最大化的一个手段。只要能控制好加盟商质量,相信周黑鸭能在营收上逐步追上竞争对手。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人士还指出,卤味行业还有另外一个模式就是便利店——周黑鸭、绝味都没有做,但是有一些小的玩家们一直在做。比如,北京的哈哈镜售货渠道就以便利店为主,包装是90克或100克,售价大概15元左右,它的售价比绝味、周黑鸭都要贵。未来,便利店渠道也可能是周黑鸭寻求新增长的突破点。

不过,周黑鸭的当务之急还是平稳度过此次疫情。作为一个武汉人,快消君衷心希望周黑鸭能挺过这次灾难,更希望一年以后,没人会把周黑鸭和“肺炎”再联系在一起。

看了被疫情“暴击”的武汉周黑鸭:经营几近停滞,却带头捐款“抗疫”还看了

金刻羽:这些数据表明全球经济萧条已成现实

2020-04-07 11:03

日本除了担心奥运 “双田一产”急待武汉早日康复

2020-03-30 18:14

2020年03月11日成交金额达12.55亿元

2020-03-30 18:56

从潜伏期传染性到人传人可能:专家观点如何左右新冠防控决策

2020-03-30 22:43

雪龙集团2020-03-16振幅达0%所在行业主力流入为光洋股份

2020-03-30 18:34

国盛证券:短期关注基建链条弹性,长线布局优质成长龙头

2020-03-31 10:08

「腾邦国际」 当日成交金额达2368.07万元0506插图

「腾邦国际」 当日成交金额达2368.07万元0506

2020-05-06 20:27

天风证券:市场格局再度生变,谨慎应对

2020-04-13 08:00

今日热搜股票京东方B,收盘价格4.27元

2020-03-30 18:16

沃特股份(002886):发生1笔大宗交易 共成交20万股 金额近400万元

2020-03-31 12:40